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美國百年难遇的水灾带来的启示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19 来源:行业资讯 点击:0

美國百年难遇的水灾带来的启示

半夜里,被雨吵醒。不是一次,而是很多次。昏沉沉,睡了醒,醒了睡。钝重的敲击声密密麻麻,像无边夜色一般将人包裹其中。被风一推,从天上浇下来的水如同海浪滚动,一波一波前后左右地变化着方向,辨不清最终是落在湖里,还是水泥的地面。即使隔着屋顶,也依旧能感觉出雨点砸下来的重量。

糟糕。就这个下雨的势头和速度,下水道排水怎么也来不及消化。前两天不曾停过的雨,已经让水面几乎和岸沿齐平。再这么不停地下,后果可想而知。天还没亮,却不敢再睡。打开电视,只剩下二十四小时连轴转的天气预报。屏幕上的天气卫星图上,根据雨量大小,被涂成惨烈的红黄一片。不管用哪个天气预测模型分析,似乎接下来的几天都将在劫难逃。从海上漂移过来的暴风眼,老在我所住的城市周围打转。除了雨,还有龙圈风的危险。电视下方滚动着红色加粗字体的警告,在过去两天里,将邻近几十个县,挨着个点名。好不容易熬过了几小时的提心吊胆,刚暗自庆幸躲过了一劫,没承想原地打转的风暴,绕了一圈之后,又回来了。依旧在城市的上空徘徊不去。

在黑暗中,心跳随雨点的快慢而变速,想像着一寸一寸上升的水面,从大街上漫过门前的青草地,离自己的家越来越近。哎。能做的,都已经做了。赶在风暴来临之前,排了几小时的队,往冰箱里加满了水和食物,往汽车里加满了汽油。之后能做的,也只有听天由命了。

二十四英寸的雨量。电视里说,昨夜把平时半年的降雨量都给集中在一个晚上了。二十四英寸也就是六十厘米的雨。我拿手比划了三个虎口的距离,再看看窗外从堤岸边漫出来的湖水,估摸着水面离房子之间的高度,是否还能经得起下一轮二十四英寸的上涨。

里说,这几天,本市经历了八百年不遇的降雨量。脑子突然转不过弯来。八百年前的北美大陆该是什么光景什么朝代?八百年才轮上一回的盛事,怎么就刚好让我们撞见了? 好像自打千禧年过后,我们动不动就能见证百年难遇的大事 - 最劲的风,最大的雨,最重的灾。

按照常识,一般的,应该会隐去面部表情和强烈的个人情感。偏偏电视上的气象学家,居然毫无遮掩地说,这是前所未有的灾难,如同诗史般壮丽。无论你想用什么形容词都不过分,现在的情况非常糟糕。

他这样的用词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被摆到祭坛上供奉的牲畜。众多电邮里也都是同一个主题,不是停学停课,就是告诉你哪条路封了;哪里有临时收留中心可去。尤其当多年不联络,远在之外的朋友,陆续发来的慰问,不断提醒着自己正处于危险的中心。恐惧,如同即将溢出河道的雨水,一寸一寸,缓慢却不可抑制地向上攀升。

电视里的画面,将模糊而抽象的恐惧感,变成了画面,定格在人脑子里。马路成了河道,露出半截抛了锚的汽车。唯一能动的小船和平日里游泳用的浮床,用来搜索被围困在进了水的房里,和站在屋顶上求救的居民。

里说,在一万七千平方英里之内,几十万人的居民区已经停电了。邻城的居民已经开始强制撤离,而自愿留守的居民被要求在自个儿的胳膊上写上社创全国同行业的最高纪录。 有人说会安全证号码,好方便将来辨认。在百年难遇的天灾面前,再怎么准备,都是徒然。一旦断电,填满了冰箱的食物,顶多也就支持两三天不坏。装满了油箱的汽车,估计也开不出多远去。被水围困家中,真成了一座孤岛。眼下除了祈祷,唯一能做的,就是把重要物品从一楼往二楼转移。

在大自然面前,人做出的任何努力都显得苍白可笑。就如同小时候,见到地上隆起的蚂蚁窝,只要一盆水浇下去,先前的一切努力也就分崩离析,不复存在了。

曾经听过一种说法。“人有两种修行。一种是积极的进取。一种是优雅的放手。”可能这场磨难,就是上天给我们对第二种修炼的提醒。生命,和它创造出来的身外之物,其实没有一样,真正属于自己。小到一个人,大到一个州,都有属于自己的宿命。像加州需要担心一样,临海的州县就得小心飓风和暴雨。

九年前,也遭遇过打破风速纪录的飓风。暴风雨来前,百万人弃城而逃。当时问老公,如果失去了一切该怎么办。 他回答,你还有我。所以这次,我没有再问。黑暗里,捏了他一下手,告诉他,一起。 他回握我的手,也重复了句,一起。

就此放下心结,不再盯着电视。但还是从里得知了我们社区的强行撤离令。县里的地图在罗格主席在仪式上说站上被分为红,橙,白三色。红色代表强行撤离,橙色代表自愿撤离,白色代表暂时安全。雨连续下了三四天,按照百年最高水量设计的桥梁早超过了极限,一百多条水道中的河流溢出。连保一方平安的堤坝也不知道到底还能支撑多久。决堤后的危险性,在地图上被标记成颜色。逃还是不逃,不再是问题,而是行政命令。警察将会挨门挨户地去红色警戒区敲门,劝人离开。

虽然只隔了一条河,河对岸是桔色,而我家被划入了白色安全区。撤离令下达后的几个小时之内,收到了朋友和邻居的询问和求助。马路上到处积水,开不了多远。酒店早已经客满。处在红色警戒区的朋友们,情急之下,无处可去。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只要你不怕挤的话。” 遇上这样的事无须解释。要不然,朋友拿来何用?幾小时之内,原本不相识的三家人陆续聚到了我家。大包小包的被褥细软食物饮料,活蹦乱跳的孩子小狗,热闹得像过年一样。

男人们穿着雨衣来回从车上搬行李,主妇们聚在厨房张罗着各家带来的食物。刚见面就混熟了的孩子楼梯上上下下追逐。他们发出的尖叫和嬉戏声,盖过了窗外绵延的雨声。他们脸上不带装饰的笑容,明亮得太阳照射下的湖面,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我们今晚都喝点酒,来庆祝一下我们难得一聚的嘉年华?” 我提议。

“不会吧,等过两天,等天晴了,大家心情好点再说吧。” 朋友看上去情绪低落。

我不知道该如何向他解释 - 原本属于自己的生命,其实不过是暂时借来的而已。更不必谈身外之物。能和有缘人共度难关,却属难得。更何况,天下没有下不停的雨。我已经能够预见,很快,衔着橄榄枝的鸽子将会从远处飞回来,带给我们安全的。

补益安神药
鹰潭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资阳白癜风去哪治疗

上一篇:蔡振廷曝简约风街拍一袭白衣焕发灼灼光芒节能

下一篇:李少红不尊重人节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