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喜欢过大年母亲80后搭配

发布时间:2020-05-21 来源:行业资讯 点击:1

[喜欢过大年]母亲“80后”

80后母亲精致,爱漂亮,手巧。记得我上初二时,要去县里参加体校考试。她觉得我穿条她做的土布裤子不好看,便拿着自己早就改好了的玉兰色卡其布裤子去找缝纫机扎。那条裤子是大姐穿过的。我叔伯婶婶家里有缝纫机,她怕别人不给帮忙,只好走大堤下面,绕过他家,去邻队找肖师傅帮忙弄好了,让我穿着“新裤子”去了县城。那是我第一次穿的不是土布的裤子。

现在,我们给她买的衣服,她觉得领子、衣袖、衣边、大小不合适的,自己都动手修改,穿出来果然整齐大方。院子里婆婆姥姥都羡慕她穿戴合身,特精神!难怪弟媳妇同事说她的婆婆像教授,反而她不像。

80后母亲有一颗好奇的心。弟妹送我一本长沙第一师院女诗人张战的诗集—《陌生人》我有空就翻开读读,不看放桌上。母亲坐在桌边看见了,拿起来坐在那里翻看。她神态专注的样子很可爱,赶紧用手机拍了照。

她说:“假如像你们一样年轻,我会天天读。”

她用的老人手机,希望自己也会用智能的,看见大家闲时老玩手机,非常好奇,她也想试试。

80后母亲爱漂亮。一天中午,我来到她房间,给自己的大衣移动按扣。她拿出了弟妹给她的浅藕色围巾,说颜色不靓,叫我试试。

“好吧!”

我把刚刚钉好扣子的灰色羊绒大衣穿上,她叫我戴上她送的围巾,我觉得颜色蛮好,也好搭配衣服。她一看,果然不错,心里非常高兴!

她从衣柜里拿来了自己很少穿的大红羊绒大衣。这是弟媳妇给她买的,她很喜欢,跟我说过多次,她过世了,这衣服送给我。她认为这是她一生中最高档的衣服,她去世了,这衣没人继承太可惜(我块头大)

我把围巾围到她脖子上,她淡淡地说:“我的脖子短了,不好看。”

在母亲心里,女儿漂亮,自己就心满意足,心花怒放!

她站在窗前的书案边,若有所思地朝窗外看,我把拍她的照片给她看,挺喜欢的。她说:“我给你拍照试试?”

“嗯!好。”

她又建议我穿她的红棉衣,再围上围巾。我顺从地拿来穿上了,再搭上围巾。

我让她坐下,我站在她面前。母亲示意我走拢去,她帮我扯扯衣角,拉拉围巾。

我傻傻地当一回乖乖女,尽量装出纯纯的听话的样子,随心所欲地跟母亲玩。

孩提时,母亲为了一大家子的生活,

从未为我梳头扎辫子,

花甲时,母亲给我拍照、设计着装和摆pose。

我感到被宠爱,暖暖的幸福!

她看见我穿红棉衣加红罩衣的照片,也觉得特有趣,开心地说:还是你的衣服洋气!

我看着自己的照片,没心没肺地笑,眼泪都笑出来了。她叫我删掉那张照片,可我舍不得!又让她拍了两张。

我做了个舞蹈动作。老妈居然评头品足,并加以指点,拍照。我夸奖她的摄影技术不错,她赞美我的动作“蛮活泼的!”

80后母亲毕竟不年轻了,拍照玩得很开心,却有些累了,但非常有成就感,说:“等天晴了,你再教我拍吧!”

80后母亲偏执。她们那个年代的人人人都受苦,只是受苦程度不一样。现在时代变了,环境好了,不变的却是深深烙印母亲心底的穷苦记忆,这种记忆给母亲带来的是永远无法改变的节俭偏执。

头几年,我们来过年,弟弟幽默地念着儿时家乡的歌谣:大姐来,坐轿来;二姐来,坐车来;只有三姐走路来。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不管怎么来,弟弟夫妇创造有利条件,让我们都住得舒服,好吃好喝陪伴母亲玩好是一件幸福的事。有二姐夫三姐夫当厨,一大家子生活有了安顿,热闹年就了。可母亲非得亲自安排,常常去不太宽敞的厨房指导这也那的,弄得他们很尴尬。

人多热闹无疑!亲的节俭偏执,也会时不时让儿女们看了心里不舒服,间接闹些不愉快。

饭不能浪费。老妈即使每餐吃很饱了,电饭锅也要用开水泡着,刨干净吃了。

剩菜不能浪费。我们悄悄处理了,老人家也要查。她怕我们倒掉剩菜,吃饭时动员大家都得吃,放下碗了,每人分一点给完成,或者亲自处理剩菜。

女儿女婿外孙们劝她晚上少吃,她却越吃越带劲,还说:“我肠胃好,吃得喝得睡得。晚上就是要吃饱,不然心里慌。”

这种病态倒是可以理解。大家叫她不吃剩菜剩饭,她就说:“我吃一辈子了都没事,就你们名堂多。”

她70岁前,弟弟给她送了一个塑料烧水壶,前几年还在用,我觉得有些旧了,给她买个美的的,烧水快,又安全。可妈为了节约用电,只要听见水响,她就赶快去用手拔下开关,几个月时间,水壶的开关就坏了。现在一直用那只塑料壶烧水。

我给她买了上釉的煲汤钵和罐,等我们再回来,那些东西全没了。有的摔坏了,有的烧炸了,桌上用的几乎都是缺耳少盖的“黑武器”

除了二姐,她是不允许任何人随便说她的。有一次,弟弟说他没多安排一点荤菜,她生气了。对着弟弟大声吼:“你只怪我?我安排了鸡,三姐夫没有弄。”加上我悄悄倒掉了中午的剩白菜(被老妈热成黄色了)更加生气了。她说:“那是我吃的菜。”

看她一人“清盘”孝顺的弟弟不得不“投降”跟她一起“打扫”参加习主席提出的“光盘行动”

外孙子说:“已经很干净了。外婆。”她还在用筷子一点一点地夹盘子里的菜酸吃。荤菜盘子里剩下的油烫,她也不许倒掉,要留作第二天早上做面条烫。有时甚至背着我们用菜叶子去抹菜碗;做了荤菜的锅也不准洗了。

大姐夫觉得我妈生活没有品质,说:“我妈现在不吃剩菜剩饭了,最多吃当天的。她说她们附近的几位老太太生病了,住院做手术,肠子都是黑的。医生告诉她,那是毒素,他们平时就是喜欢剩菜剩饭吃的。”

我们说这些话,她不相信,

弟媳妇买了好几把海绵拖把,大的小的都有,她不用,不仅旧布拖把舍不得扔,还自己扎,捡来别人扔掉的,理由是,原来的拖把好用。

一个人住一套180平的大房子,从不许弟弟夫妇请人搞卫生,我们不来,她就每天打扫,当锻炼身体。

早上,我喜欢坐床上看微信或写东西,她发现房间有灯光,会毫不客气地关灯。最让人受不了的是,烤火时间长了,不管你在做什么,她悄悄给你关烤火炉。

姐姐们来了,天气最冷时,开了几日几夜空调,我估计老人的心在绞痛,不知什么时候,空调最高温度只有19度。说:“空调开着也不暖和,干脆关掉算了。”待他们前脚走,后脚就关了空调。结果老人家晚上感冒,弄了200多元药,还落得人不舒服。

只要我在用洗衣机洗衣服,哪怕她在床上睡觉,也会起来悄悄去减少洗衣机的水量。而且洗衣机里的水都用桶子屯起来冲厕所。

她最喜欢说“那时候”那时候,你们没衣穿,所以她的旧衣服舍不得扔;那时候,没有塑料袋,所以只要是塑料袋,包括塑料杯,她都捡起来存着,因而家里引来成批的蟑螂出没。即使弟媳妇给她买了一捆又一捆的垃圾袋,也舍不得用;买水果的盒子,酒店打包的饭盒,统统不许扔,留着装这装那。我每次来,首先帮她清理掉那些废品,她最恨我随手扔她的“宝贝”为此不知吵了多少次。

年前,我包饺子,她看见了,也来学着包。刚一开始她就说:“但由于近期涨幅较大那时候过年,如果有人送一碗饺子,真的会喜死。”

80后母亲偏爱。大姐二姐都在这里时,我有时怀疑自己是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她认为我喜欢吃的都是好东西。

弟弟拿回来的鸡,我想趁新鲜给她煲汤喝。她板着脸说:“你就只会吃好的,还有那么多人没来。”说着,把她认为好的东起来。

我喜欢吃胡萝卜,她会催大姐说:“你多夹点胡萝卜放碗里吧,她一个人会吃完。”

早上起来,她会扶着大姐的肩膀笑着问:“吃的什么好吃的?”

大姐能干有孝心。她最欣赏大姐会做事,尤其土豆丝切得好。大姐只上小学,这也是母亲心痛大姐原因之一。

二姐生得秀气可人,妈认为她身体不好,看见她就心痛。最喜欢弟弟孝顺,有良心,她常说自己靠崽,享崽的福。崽来得不易,是我父亲36岁时,母亲梦中的老亲手送给她的。妈心痛她的方式就是关心他的吃。每次都说我们没心思给他做好吃的。

我,死倔,不会说她喜欢听的话。难怪我弟弟友善地说我:“你幸好没有在官场混。”

是呀,我一生讨厌指鹿为马。随声附和的话,我说不出口。所以人生官场不得志,家中不看好。

她从来不给我和老伴好脸色看,没有好气跟我说话,她不休息时,随时都会有意无意地弄出一种愤怒的响声,让我惊吓!什么东西挡她的道,从来都会用脚踢出响声。

去年,我们在深圳过年,只有二姐夫妇回家陪她过年。返回时,我们为了弥补歉意,来长沙陪她。她一百个讨厌,为用水、电,吵了四架。大声骂我:“你死起来搞么子?”“你死起回去吧!”最让我伤心的一句话是:“一世不见你,都不会想你。”

80后母亲不饶人。在家里,想起脸色,话,我再怎么牵挂也不敢前去照顾,心里反而恐惧。我的母亲在老家是出了名的老实本分人,我怎么觉得她是个可怕的女人?知道娘最大的特点不轻易饶人,什么是恨人恨起眼来?娘是最好的例子。她有毅力将恨的人整得“屎干尿干”她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她在父亲面前的强势有对我一样有无不及而过之。老实厚道的父亲是他一辈子最恨的男人。年轻时,我父亲打过她。小时候,她常对我们说,我们四姊妹长大、读书是她一个人的功劳。而我说父亲的勤劳功不可没。她说我心里只有父亲没有她。这是母亲不喜欢我的最根本原因之一

老娘生我,给我生命,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娘不看好我,是我德不得人心啊。

2010年,老伴的单位搬迁到常德市,我们在那里买的房子,11年已经装修好了,我们接母亲在我家过年。妈在我家的日子里,老伴尽心伺候老娘,比我还周到。

当时,我还在石门县城上班,12年底才能退休。我们担心母亲不熟悉这里,一个人住会不方便也不安全。妈初次住电梯房,常有找不到家的现象。有次竟然拿钥匙去开别人家的门。实在她在弟弟家使用过电视机,液化气之类,可她到我这里就不会使用了,不能做饭只好去食堂买饭吃,食堂的饭菜能好吃吗?

老伴请同事帮了几次忙,他听人唆使,坚决不同意老娘一个人住我家。我跟娘说:“你暂时住二姐家,等我下半年退休了,我接你回来。”我做不过工作。老伴一不想听同事们说专门伺候岳母的无聊话:二不想我一个人住石门;三不放心我妈一个人住新房子里面。可妈又不想去二姐家。三难之下,竟对我妈说:“我这里不要你住!”

我们是组合家庭。他能说这话吗?当天,我们背着母亲在外边吵架:

“你凭什么说这样的话?房子是你一个人的吗?你是有私心的。你女儿和外孙跟我母亲挣那个房间。我们之前说了那房间是谁的吗?我们买了房子连我母亲都不能住?你不仅得罪了母亲大人,还得罪了我弟弟。你走着瞧吧!”

我知道固执的母亲坚决不肯走,她心理想帮我守住那间房。娘啊!我的家事你管得了吗?

丈夫明白自己错了,回家就跟母亲道歉,可母亲不依不饶,睡床上不起来。他们的矛盾已无法挽回。他喊妈妈,妈妈反过来说:“我不是,早就死了。”等我去上班了,他还是打电话叫二姐接母亲过去了。

人往往是99件事做好了,一件没做好,都会前功尽弃。一句话可以毁了前程,何况我们是组合家庭?

为此话,他付出了多年被母亲怨恨的代价,我们的关系面临离婚,几年不和。母亲还咬牙切齿,板着脸说我硬是舍不得骂他一句,不给她出口气。她却不知道,我多么后悔当时没有顺手打他一扫帚,好让我和母亲出口气。

面对母亲的不满,我有时想,为什么要来受这种气,家里日子不好过吗?我为此头嗡嗡响,神情恍惚,睡不安稳,四肢无力,是不是应该继续一个人过?

我们毕竟组合的,不想当着亲人的面让他难堪。我受了母亲的气,背地里气往他身上撒。我们牌,只要他在场胡牌,母亲不高兴的样子出来了,摔麻将,冷脸冷言。而他只要每次赢了,都于数一分不留给她。母亲,钱是会接收的,面子一点不给。长此以往,我的心态多少受到影响,耐心受到打击,说话难有和颜悦色。尤其帮助他们度过困难时期并最后转型。如今她总是管我家事云云。如此种种,成了母亲恨我的第二大原因。

我刚退休时,母亲在二姐家摔断左臂,医院住院期间,丈夫一日三餐给她煲汤送饭,晚将使既有和潜在的智能厂商以更低的前期投入、更低的价格和更快的响应时间提供智能产品。”刘伯丰说。上我们轮流守候。出院后,我把她接过来,给她洗头洗澡,端茶倒水洗衣服,都未能赎回一点罪过。她总是说,在我们家时,看着我们家的肉啊,鸡啊,她都吃不到,什么都没有吃。可她那时身上长了肉,养得红光满面!

去年,在她骂我赶我走时,我坚持下来照顾她陪伴她,带她户外看花观景,听她倾诉,忍耐她的不满发泄。首先感动了弟弟夫妇,多亏他们对我的信任。弟弟多次跟妈说:“只有老三带你出去玩过,我们都做不到。”

妈心里姐姐弟弟及他们的子女都是一怀子人,可我和丈夫仍然是“别人”每次来这里看不到她的笑容,丈夫喊她也不答理。好在丈夫知道自己有错在先,不去计较母亲对他横眉冷脸。

他是个老实不太善言谈的人,吃饭斯文且慢。我妈吃完饭,如果有剩菜,她只问我还要不要,我们不要了,我丈夫即使还在吃饭,老娘也会几口将菜吃完。有些时候,我都感到他没有尊严,看不过去。多亏了弟弟夫妇,总是人前人后敬重他,其他亲人都夸奖他,对他好评如云。弟弟看到包容父母宽容父母,有利改善我与妈之间隔阂的微信都会发给我。我何尝不知道“包容父母,足以包容天下”的道理?

去年,我被娘骂过几次后,趁他不在时,我跟老妈推心置腹谈一次,说:“妈,我不怪你,只怪自己命不好,像大姐二姐一样,没有离婚多么贵气!自己的娘都看不起,谁会看得起?”我的话,娘似乎有所触动。她没说什么,我们娘俩只默默吃饭。

晚上,只有坐沙发上,我们又说起了过去。

她的话提起了我的兴致:“那是真的我想你了。”停了停,我又说,“妈,我不讨你喜欢,可我离开了你就不舒服。记得小时候,你去伺候生病的外婆。一天早上起来,我竟然坐都坐不稳了,只知道哭。大姐告诉婶婶,问她我这是怎么了。她说我是想你了,大姐把我送到外婆家,我看了你就没事了。”

妈听了我的回忆很感动,她说:“其实没别的,我们是命里八字不合。”

每次年前来长沙,我都会如实向弟弟反映我的恐惧。他多次宽我心,还说:“只要对老人和颜悦色说话就可以了。”

大姐也说我,你还是写文章的人,怎么就放不下呢?

弟媳妇也有意无意地说:“一个人赢,输一大家,有意思吗?”

我冷静反省自己的言行,理解母亲的不容易。改变不了母亲,就改变自己吧,顺从就是孝顺。这才有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这么多年来,丈夫在岳母娘家,不管老娘怎么待他,他尽量按她的意图做,不顶嘴,不生气,默默做事,诚心做人。母亲跟我吵架,骂我,他会制止我,劝我,说我的不是。

娘在家就在。没有了娘,我们姊妹就成了亲戚。年轻时受苦受难的娘啊!只要您长寿,我受您的苛责是给我积德的机会,我当珍惜健在!

但愿老人家别那么节俭。俗话说:土都快埋到头了稿源:环球,还能活多久呢?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母亲

母亲,是子女对于双亲中女性一方的称呼。在社会学上,母亲可指养育与教养子女成长的女性。在法律上,女性也可以经由合法的渠道,领养子女,或与有子女的男性结婚,进而成为该子女的法定母亲。经领养而成为母亲的称为养母,与有子女男性结婚而成为母亲的则称为继母、後母或晚娘。在生物学上,子女体细胞中成对的染色体,有一半是由母亲的卵子的提供,因此可借由DNA分析来辨别亲属关系,且父亲精子与卵子结合时,只有提供细胞核的遗传物质,因此子女细胞中粒线体的DNA皆来自母亲,可由此来判别母系祖谱。

呼和浩特癫痫病医院咋样
汉森四磨汤不适用人群
右侧颈动脉斑块
孩子不消化怎么办
陕西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鄂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上一篇:br老胡终于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搭配

下一篇:通用汽车2011年净利润同比骤增6成至7搭配

相关阅读